想当咸鱼的九耀耀

这里九耀 废话贼多 写文贼烂

《0831》

你们意识流写文罐又来了

看完内在美之后大半夜的脑洞

be预警

死亡预警

不能骂我

——————————————————————

韩沐伯在这家医院里呆了有一阵子了。

胸前别着黄色笑脸的女护士会和他聊天,

别着红色小花的护工会给他送来三餐,

别着黑色钢笔的医生会告诉他病情,

哦,对了,忘了说,

韩沐伯有脸盲症,

很严重的那种。

韩沐伯其实对这件事无所谓,他的工作本来也不需要长时间和人接触,记的清记不清人脸其实对他的生活并没有太大影响。

他是一个作家,一个喜欢宅在家里的作家。

韩沐伯忘了自己的脸盲症到底是天生的还是后天的了,倒是自家双亲一口咬定是后天的,毕竟母亲坚持说自己小时候能认清全家老小。

医生也只能得出个后天刺激形成。

早几年没法治,韩沐伯也就得过且过,遇到人多的时候就用自己一套记忆方法记人,平时就宅在家里也写了基本畅销书。

最近自家母亲不懂从那儿听说了这病能动手术治疗了,便急急忙忙把他塞进医院了。

“您本人打算什么时候手术?”不记得这是黑钢笔是第几次问他这个问题了。

“再等等吧,我还没做好心理准备。”也不记得是第几次回答这个问题,他总是在拖延时间,从夏末拖到深秋,再拖下去马上就要到冬天了。

“啊,好冷。”午饭之后照例去天台晒晒太阳。

离开病房时拿了一瓶热牛奶揣在袋子里,走了没两步回来又拿了一瓶。

鬼知道他怎么想的。

天台不止他一个人,有一个高高瘦瘦的短发青年,手上缠着姓名条上面写着“0831”,坐在围栏旁边,条纹的病号服外面裹了一件厚厚的羽绒服,冻白了的脸埋在里面,细细软软的头发随风飘动。

“来了呀。”青年看到他眼神里带了些欣喜。

“喝牛奶么,热的。”韩沐伯从口袋里掏出热牛奶。

“喝!”青年长腿一跨坐到他的旁边。

温热的牛奶一丝一丝的进入口腔,滑过喉咙,进入胃部,韩沐伯觉得刚刚被吹僵的脸也有了些回温的迹象。

“感觉有一阵子没看到你了。”韩沐伯开口。

“被怪人抓回去做实验啦。”青年伸了个懒腰。

“那实验成功么。”

“成功吖,所以我又被放出来啦。”

“今天太阳挺好的,暖和的让人想睡觉。”

“来,爸爸的胸膛随时为你敞开。”青年张开双臂。

“去你的。”

“你前阵子出版的书我看了。”

“好看么。”

“书里那个会变换形态的人说的是我么。”

“你觉得呢。”

“我觉得就是我呀。会变换外貌唉,是不是很酷。”

“原来你觉得很酷啊。”

“难道不是么,书里的ROI能够变换外表去做各种各样的事拯救各种各样的人。简直是超级英雄。”

“但是没有人见过他真正的样子,或者说,他没有真正的样子。整个镇子只知道有一个英雄叫ROI,却从来没有人见过他。谁都可能是ROI,ROI可能是任何人,没有一个人知道真正的他。你不觉得很悲哀么。”

青年沉默了,低垂着头,像个失意的大型犬。

“吃糖么。”韩沐伯摸到口袋里还有一块薄荷糖,剥开糖纸就塞进了青年嘴里。

“啊啊啊啊凉死了啊啊啊啊,韩沐伯你个混蛋!”青年被凉的跳起来,重重打了韩沐伯两击,过了一会儿大概是糖在嘴里捂暖了,静静的坐下来感受甜意。

“0831。”

“我有名字。”

“秦奋。”

“什么事。”

“冬天来了。”

“我知道。”

“春天也不远了。”

“你背课文呢。”

“我想在春天的时候做手术。”

“你不是说不想做手术么,怎么突然……”

“我想看看你到底长什么样。”

韩沐伯遇到秦奋的时候纯属无意,母亲在病房和医生探讨病情,临近截稿日他只想找个地方安安静静写文然后交稿。

然后他来了天台。

接近尾声的时候他感觉到有一个人站在他身后,他回头,只看见了那人手腕上的“0831”

“你是作家?”那人问。

“是。”

“出过书的那种?”

“对。”

“可以给我看看嘛?”那人有些雀跃。

“在病房,回头我拿给你。”

“这篇不行,这篇要交。”

那人乖巧点头。

第二天韩沐伯拿着书来到天台,天台上有个人,手腕上还是熟悉的“0831”,但是常识告诉他眼前的人看起来比昨天的那个小了好多岁。

“你找谁?”那人说。

“找你。”韩沐伯从口袋里拿出书。

“昨天你要借的。”

“我没见过你。”那人说。

“我见过你,就在昨天。”

“你十二楼精神科跑出来的?”

“其实差不多。”脑神经。

“我七楼骨科的,我觉得你是认错了。”

“你昨天说你是二十四楼VIP室的。”

“别闹了,爱要不要,我走了。”

说着把书往袋子里一揣,转身就走。

“唉唉唉,等等。我要。给我。”那人拽住韩沐伯。

“所以会不定时变换外貌是你的病症?”韩沐伯若有所思。

“你不害怕或者不觉得我在胡说八道?”

“不害怕,不觉得。”

“你怎么知道是我的?”

“你手上的姓名条。”

“你觉得我现在这张脸帅么。”

“不知道,我识别不出人脸,就是俗称的脸盲症。”

“噢~”那人若有所思。

第三天韩沐伯照例来天台码字。

写不出来任何东西便在长椅上躺了一会儿,那时初秋,天气不算炎热,躺着躺着就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大概是黄昏了,有个人坐在他旁边拿着他的电脑玩着纸牌接龙。

那人手腕上光秃秃的,韩沐伯还是喊了一声。

“0831。”

“你怎么知道是我。”那人诧异,“你脸盲症是假的吧!”

“不知道,直觉。”韩沐伯自己也觉得奇怪。

“还有我不叫0831,我有名字,叫秦奋。”

“我叫韩沐伯。”

韩沐伯每天的日常任务就多了一项——去天台找秦奋。

秦奋也多了一项任务,一变身就和韩沐伯玩“猜猜我是谁”的游戏,韩沐伯每次都能认出来。

“你是什么鬼的脸盲症啊。”

韩沐伯只是笑笑。

韩沐伯码字,秦奋就在韩沐伯旁边絮絮叨叨的讲着话。

韩沐伯就知道了一些事情。

比如,

秦奋喜欢吃甜的,像冰淇淋,

秦奋做泡菜汤特别好喝,虽然他没吃过,

秦奋不喜欢穿病号服,还老不好好扣扣子,非要解到肋巴骨,

秦奋觉得韩沐伯的小说特别好看……

还有,秦奋喜欢韩沐伯。

秦奋每个月会有一个星期不出现在天台,摸到这个规律的时候韩沐伯已经跟秦奋认识两个月了,他去24楼找过秦奋,没找到,所以每到那个一个星期韩沐伯就整天呆在病房里哪儿也不去。

“老韩你有女朋友没有。”

“没有。”

“那我下次变成女生了咱们俩偷偷跑出去约会好不好。”

“……你不愿意?”

“好啊。”

“老韩老韩咱们去约会吧!”那天刚上天台,韩沐伯就看到一个小巧的女生朝自己扑过来。

打扮的整整齐齐,甚至还喷了点香水。

韩沐伯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老干部睡衣,

“那我去换衣服。”

“老韩老韩我想吃冰淇淋!”

“少吃点,会拉肚子。”

“老韩老韩我想吃章鱼小丸子。”

“老韩老韩我想要那个小兔子玩具。”

“老韩老韩……”

“好好好,你走慢点。”

行人纷纷侧目看着这对有些吵闹的小情侣,女孩可爱男孩帅气,有些羡慕。

韩沐伯第一次觉得在闹市逛街是这么愉快的事情,脸盲症之后曾经有一次被亲娘强行拉上大街,无法识别人脸让他无所适从,他当时甚至连自己的母亲都认不出来,强烈的挫败感让他飞也似的逃回了家。

现在不一样,他能认出秦奋,人海中他只需要认出秦奋。

“老韩老韩,我去那边买个东西你站在这里等我一下好不好。”

“好。”

韩沐伯看着秦奋跑进了一家店,

一个行人突然撞到了他,

险些一个踉跄摔倒地上,再抬头时,他找不到秦奋了,

全是无法识别的面孔,手心开始微微出汗,

啊,想回医院。

好想回医院。

“老韩?”一只手伸进了他的掌心,温温热热的。

“你买了什么。”韩沐伯抓紧了这只手。

“买了奶油泡芙,你要不要来一个?”

“你吃吧。”

“接下来去哪儿。”

“不早了,回医院吧。”

“可是我还想去看电影~”

“你奶油吃嘴上了。”

“那你帮我擦擦。”秦奋扬起脸。

秦奋的嘴上有草莓味冰淇淋的味道,还有奶油的味道,总的来说,很甜。

“那…我们回医院吧。”秦奋红着脸拉着韩沐伯往医院方向走。

天台是他们俩的浪漫秘密。

秦奋第一次超过一周没有来天台的时候韩沐伯慌了,韩沐伯找遍了整栋住院楼,找一个叫“0831”的病人的房间。可是找不到。

然后韩沐伯就把自己闷在病房里写小说,他写了一个叫ROI的会变身的小镇英雄的故事。

出版社很喜欢,没多久就出版了。

但是韩沐伯自己不喜欢这个故事。

这本书他一本没留,只留了一本最初最初的样刊。

韩沐伯那天去天台碰碰运气看能不能遇到秦奋,所以带了两瓶牛奶。遇到了一人一瓶,遇不到就喝两瓶。

结果他遇到了。

秋天时带在手上正好的姓名条现在有些嫌大了。

下巴尖了许多,是瘦的。

心中有了一种复杂的情绪。

他突然想做手术了。

“我想看看你到底长什么样。”

没人记得住的英雄,也总有人想记住。

韩沐伯如愿在春天快来的时候做了手术,做手术的时候秦奋没来,他知道他为什么没来,也不可能来。

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了母亲,喊了一声“妈”,母亲便喜极而泣。

他想去找一个人,想去天台。

电视机里循环播放着人体实验致死的新闻。

母亲走后,他拉开抽屉,拿出样刊,故事里ROI获得了全镇人民的爱戴,没有人知道他长什么样,除了ROI从街边捡回来的一只叫MUMU的小狐狸。

小狐狸知道ROI长什么样,无论ROI变成什么样MUMU都能认出他。ROI和MUMU度过了美好的一生。

“总有人会记住你。”

这句话印在书的最后。

书里还夹着几张拍立得。

秦奋每变一次身就会拉着韩沐伯跟他拍照,照片里的两个人从起初的生疏到最后变成了紧紧相拥。

“秦奋。”韩沐伯听到了自己沙哑的嗓音。

“我的病治好了,”

“但是,”

“我怎么认不出你了呢。”

韩沐伯出院那天去了一次天台,喝了两瓶牛奶吃了一块薄荷糖。

薄荷糖真凉啊。

凉的像二十四楼来满警察的那天的西北风。


最近可能会开一篇原创连载
叫这个

(绝对不是因为我今天没吃到关东煮而出来的怨念产物!!!)

本来想把这个大纲套写bqh的
想了想套不上去

写原创啦。

11.13

这大概是最令人难过的一个年底


不断的消沉

不断的接受无法接受的事情


没有人会永远的笑着

没有人


————————————————————

大概成长就是要不断的接受人的死亡和消逝


人一共要死两次


一是在社会上的死亡


二是肉体的死亡


————————————————————


希望生日月能出现转机吧


十一月真的是


太难受了


免费试用|LOFTER 达人合作款2019台历免费试用

我来抽奖


福利市集小秘书:


底部有福利↓↓↓




01


「特别款—廿四节气版」——全网唯一中国二十四节气版,春夏秋冬每个时节都是纪念


首发价直降69元,限量89元包邮,仅限1000本,先到先得 购买地址>>




LOFTER官方联合绘画领域多名太太 @黄大欣水彩  @莘萝Della   @Sunai-酱   @鱼俞木𓆝𓆟𓆜𓆞𓆡  @《惜 張》  @小刺猬  @嘉炜1994  @风吹  @红花HONGHUA  @JUN  @Rwins  @十七_Shiqi  @不二  @木壳人   @苏寒   @水墨方印  @穆清  @陈皮松子糖   @酥元棠 (达人排名不分先后)


精心绘制24节气的主题作品。


台历双面印制,每月两个主题节气,让你每月有不同视觉享受


「部分作品欣赏










02


「诗中岁月款」——独家全年十二月月份诗歌版,岁月时光全是诗篇


  首发价直降69元,限量89元包邮,仅限1000本,先到先得


  购买链接【戳】




LOFTER官方联合达人 @朴老师书法 ,手书月度主题诗,古典风雅。


每月都有这样一首诗歌,写给美好的岁月时光


「部分作品欣赏









03


 美索不达米亚星座款——在12星座的神秘星图里,找寻你和你的那个ta


首发价直降69元,限量89元包邮,仅限1000本,先到先得


  购买链接【戳】


LOFTER官方联合设计领域达人 @MIDIANH ,设计月度主题星座图,创意独特。


与日历最紧密相关也与我们每个人相关的就是星座。而美索不达米亚占星术也是最初的发源所在,并由此传播至古希腊,罗马。


此款日历将材质肌理与较为深邃色彩选取十二种作为底图,主图由十二种美索不达米亚占星术图案组成,并且在每日时间底下有白羊,金牛,双子,巨蟹,狮子,室女,天秤,天蝎,人马,摩羯,宝瓶,双鱼图案。


「部分作品欣赏







04


福利弹【LOFTER达人台历等你来试用】


参与方式:


关注“福利市集小秘书“并给这篇文章点赞,然后转载或推荐本文即参与成功啦。小秘书会在推荐或转载本文的用户中抽取5幸运儿试用。(幸运儿可选择3款中的任一款试用)


 


试用申请时间:11月9日—11月22日


试用人数:5人


试用者名单公布:我们将于活动结束后,在“福利市集小秘书”上面公布成功申请试用者的名单并私信通知你。注意!试用名额只为你保留1周哦~ 


 


试用反馈:幸运儿们收到产品并试用后,请晒出您美美哒的试用感受并加上标签“免费试用”,试用感受不少于3张图片,发帖需图文结合。若没晒试用感受者,我们将取消下次申请免费试用的资格。


 


LOFTER 达人合作款台历也已同步在LOFTER乐乎市集上架,首发价直降69元,限量89元包邮,仅限1000本,先到先得,点击此处>>2019达人台历马上购买吧



我有个朋友喜欢你

两个月(?)没写文的激情速打。

烂俗爱情故事

没脑子产物

有空把他写丰满但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


——————————————————————

《我有个朋友喜欢你》


秦奋最近有点奇怪

靖佩瑶注意到的时候是在秦奋第不知道多少次把他拉去学校对门书店的时候

“哥,这漫画快被你翻烂了。你要不买了吧,我看收银员脸都黑了。”


秦奋低头看了看手里的漫画,行,结账吧。


“十二块四。”收银员面无表情的扫码。


秦奋摸摸裤兜,糟了,没带钱,转头看向一只脚已经迈过门槛的靖佩瑶。

靖佩瑶心中了然,掏出钱包大步一迈。


“十二块四。”收银员又重复了一遍。

“行。”靖佩瑶笑嘻嘻的递钱。


秦奋感觉收银员的脸色好像稍微缓和了一点。

唉?靖佩瑶是吉祥物么?


“佩瑶,帮我去门口书店买本练习册。”秦奋挂在椅背上,摇摇晃晃。

“咋了,哥你作业本折纸飞机撕完了?要新的?我这儿有你拿去。”

“不用,你要是没事就去门口书店帮我买本回来,钱不差你的。”

“哥,这个星期我都帮你跑了三次了,今天才周二啊。”

“你帮我去嘛……”

“行行行,我去我去。”


韩沐伯最近有点头大。

来朋友新开的书店里打工帮忙,第一天就遇到一个傻小子来店里买水,看样子刚刚打完篮球带着一身汗儿,把头塞进冰柜门就是一阵子深呼吸。

一边还说着“终于凉快了。”


“这小子也不怕把脑袋冻傻了。”韩沐伯在一边暗自吐槽。


“结账。”小孩儿终于过来结账,韩沐伯低头收钱,找零的时候抬头看见小孩儿盯着自己,懵里懵懂的收了钱,出门的时候差点一脑袋撞到自动门上。


“真冻傻了啊,责任应该不怪店里冰柜吧。”


后来小孩儿来的次数变多了,每次放学就来,在店里固定的地方看着固定的一本漫画,最后这本漫画的书页都卷了小孩儿还是没有要买的意思。


那天上工,看见朋友在店里巡视,拿起那本漫画瞧了瞧,像是要收进仓库。

“你就放哪儿吧,有人要来买的。”他说。

朋友就把那书放下了。


放学的时候小孩儿果然又来了,还带过来一个大眼仔。

小孩儿又拿着那本漫画,大眼仔跟他说了点什么,小孩儿拿着漫画向收银台走。


“终于要买了。”不枉我特地给他留下来。韩沐伯自己都没察觉自己笑了笑。


小孩儿看起来没带钱包,于是看了看大眼仔,大眼仔倒是爽快,掏着钱包就往回走。


后来小孩儿来的少了,大眼仔经常来,老来买本子,两天买了三次本子。第三次结账的时候韩沐伯狐疑地看着靖佩瑶,靖佩瑶笑了笑说,“没办法,好好学习呢,用的有点快。”

韩沐伯心说∶“你用本子来折纸也没这么快吧。”


靖佩瑶把找零收进校服裤兜,本子夹在胳肢窝里往外走,走了两步又折回来,问∶“唉,哥你叫啥,交个朋友呗。”

“干啥,店不是我的买本子不打折啊。”

“不是,就是交个朋友。”大眼仔笑的有点痞。


“晚自习都要下课了你才回来?”秦奋看着姗姗来迟的靖佩瑶,“班主任来查了两遍了,我都说你去上厕所了。”

“哥,我给你打听了啊,人收银员叫韩沐伯。”靖佩瑶把本子丢给秦奋。

“?”

“你别跟我说你对人家没意思啊。”

“??”

“人都跟我说了,那漫画你都站哪儿看了一个多星期才买。”

“???”

“那漫画你家一柜子系列全的,你站哪儿看啥漫画,看人去的吧你。”

“????我心思这么好猜么。”

“我跟人家说了啊,本子都是你买的啊。我就是个跑腿的。”

“你还说啥了。”

“我说我有个朋友喜欢你。”


大眼仔也不来了。

韩沐伯站在收银台后面数硬币。

我又不吓人怎么一个两个都不来了。

大眼仔才吓人好么,突然跟他说,

“唉,哥,我有个朋友喜欢你。”

问是谁又不说,笑的一脸老奸巨猾。

吊胃口。


硬币翻来覆去数还是两百三十二个。

就像自动门一晚上还是没开。

新到的杂志一本没卖出去。


学校九点钟下晚自习,书店十点关门。


韩沐伯按照往常一样九点四十开始收拾店铺。


“您好欢迎光临。”自动门的提示音。


韩沐伯抬头一看,小孩儿气喘吁吁的靠在冰柜上。


“嗯……你要不要把脑袋冰镇一下?”韩沐伯试探着开口。


“我,有事跟你说。”秦奋稍稍调整呼吸。


“你……说?”


“我有个朋友喜欢你。”


“我好像知道这事?”


“那你知道那个朋友是谁么?”


“嗯……?”


“那个朋友叫秦奋。”


唉,大眼仔好像说过,大眼仔叫靖佩瑶,小孩儿叫什么来着,秦什么来着。


哦!秦奋!


“这么巧啊我也有个朋友喜欢你。”


“那个朋友就是我。”


“!!!”



“所以你那次之后为啥老让靖佩瑶来买东西。”

“我还以为你讨厌我呢,黑着张脸。佩瑶付钱的时候你笑了我还以为你喜欢他。”

“所以你就让他天天来让我开心?”

“对啊。”

“小傻子。”


“所以你为啥喜欢我。”

“你看的那本漫画,我也喜欢。”

“那你是喜欢漫画还是喜欢我。”

“恩……那还是喜欢你吧。”


我想写stk!!!!!be!!!!!病娇!!!!!!


我想写东西!!!!!!!


啊啊啊啊啊


我好忙_(:з」∠)_


洋墨水szd!!!!!!!!!
扛起邪教大旗!!!!!!

(我硬磕别卡我)

运动会就是躺在宿舍

运动会
使人
头秃腿疼
(双马尾怪就是我)

危险发言

想搞老岳x老韩
队长line

唉不对
我是个bqhnh啊

怎么一天到晚想搞拉郎